人心之惡

幫家裡背了很多年的房貸,也得背一輩子。

因為生病付不出錢,就說:「養條狗都比妳好。」

不懂為什麼父親從來不用賺錢、擔心兒子成家負擔重。

對女兒就是,「怎麼會有負擔,別人薪水兩萬都買一千多萬的房子了。」

還要處理林先生的事情。

關於原生家庭和那段看錯人的婚姻,我不夠聰明,到現在還是困擾著不知道怎麼處理。

木木

和你結婚的人

一個過世了 一個被你弄到生病

你還是繼續使手段

以維持完美形象

結婚後 唯一來過我家的二次 都是帶著媽媽來數落我和家人

陳o帆 太太一個月回娘家的天數,比我一年還多,老公也對她家人很好。

反觀木木,表面上客氣有禮貌,形象良好,只在意自己的事情,以自我為中心。

1125

口口聲聲說要養家,連一點的通勤費都不願幫忙出。同樣是T公司,陳@煩的太太不用三個縣市辛苦通勤,不用煩惱調職,自然也不會流產。什麼事都是「我都是對的。」另一半就是要忍耐配合。瞞著另一半和女生私約也是一句「她就是很漂亮」「正常社交」。之後隱瞞婚史上網交友,把錯都說成是「前女友」。

沒有道歉,只有法律行為。

自己有認識對象了,何必這樣欺負人。

以上就是上進紳士好男人的真面目。

林@樟到新竹派出所提告

還在交往的時候,和你說 我有巧克力囊腫,你以為是什麼嚴重的病,馬上說那我不要和你結婚了。後來一查發現不怎麼嚴重,又很殷切的追我。

因為我的年紀、身高、學經歷、工作、家庭(不找獨生女,不用單獨照顧娘家)符合你當時的擇偶條件,是一個好的物件。所以表現很好,對我很好,以完成你口中的「把結婚當專案」做,達成目的。

婚後第一次拿驗孕試紙給你看,也是唯一的一次。永遠忘記不了你一臉嫌惡的表情:「那是尿嗎?你竟敢拿尿靠近我。」

後來,流血了,也反覆發生過很多次。自己去看醫生,告訴你三小時通勤趕車很累,希望你的規定可以通融一點。你也只說,你問過你同事,坐高鐵已經很爽了,並不會累。

這些只是你傷害我的冰山一角。

你ㄧ向認為你都是對的。曾經答應我,只要我願意簽字,你會來我家道歉,當然也是沒有。

你要做什麼你做吧,這是我識人不清的代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