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直都不喜歡一個人。

如果有感情很好的姐姐或妹妹,就也不一定要結婚。

同性的伴侶好像也可以,一起生活的人。

廣告

紀錄

1.我希望把東西都給B,在B之前那段的東西都丟掉。

2.錢要花光光的或捐出去。如果我父母需要可以用,但不能經由任何形式給黃偉程。

3.目前先這樣,想到在補充。


心願清單

1.和B去波蘭、南法和阿爾卑斯山看小蓮的家。

2.希望和L的登記無效順利處理。(心裡一直掛念著,但因為是不開心的事一直拖著不想碰。)


 

人生一直都走得滿辛苦的,小時候的性侵、家暴,到後來外遇離婚。

好在現在遇到B,之前B幫我報了他們公司的健康檢查。

因為有陰影,所以要再去掛門診檢查,好希望不要生病喔。

希望可以和B有一個家庭,存一些錢,有一個小孩,簡單的生活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這個作者很厲害,冷靜的收集一切資料。我和她有點像,細微敏感,對於婚姻反覆思索。關於生孩子也不只是生命的延續,而是愛的延續。她的前任說想要一個簡單的女人、不用想太多,生孩子。但她不是那樣的人。

四君子養生膳食:有四物湯和針對生理期前後的補品。香椿麵線特別好吃。

勵志的事

有的時候會想,林先生和單親媽媽的事也滿勵志的。她帶著兩個小孩,近四十歲遇到真愛,他為了她放棄婚姻,照顧她和她的孩子。

她的前夫對她做的事,就像林先生對我做的事。

如果他們能夠幸福的話,也代表不管什麼狀況,都還是有幸福的機會。

而我以後,也會遇到一個這麼愛我的人吧。我是這麼盼望著的。

不知道

不知道要怎樣才會有家人。

以前以為結婚就會有家人,後來發現不是這樣。

我試了很多方法,能想到的方法。

到底要怎樣才會有家人呢。

我不知道。

我不知道活下去的意義是什麼,可是暫時也不會死掉。(Lin 和我生父都曾要我去死,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,我覺得害怕)

我到底該怎麼辦呢?

要怎樣才會有家人呢?

我很努力了。可是,好像不是努力就會有。

我找不到無痛的死法,所以暫時也不會死。

要再找找看嗎?

去哪裡找呢?

要怎樣才不會遇到像Lin那樣可怕的人。

能不能給我一個家人呢?

離婚的事兒part2

我花了很長的時間在想,這件事對我的意義是什麼?我當時為什麼選擇他,我內心想要被填滿的是什麼。

因為爸爸不養家的陰影,我一直想找一個相反的人,有能力而且有上進心的人。當時,確實有遇到開業醫、自營商,是不需要女生為了生計工作,做興趣就好。可是除了這個,我還是想被傾聽被理解。Lin 當時對我說,「我是他第一順位。」,後來想起來,他把我當成專案在做,目標是要結婚生小孩,完成後就重心漸漸轉移到其他地方。

我想到藝人艾莉絲的例子,他前夫在311地震、整個交通癱瘓時,徒步來找她,和她說就算命不要了也會平安送她回家。這樣的情況,一般女生都會覺得遇到真愛了吧!怎麼會想到前夫在她生下女兒後多次逼她離婚。

Lin有對我很好的時候,也有對我及其惡劣的時刻。當時,一定是有某些地方吸引我,所以願意不顧他的婚姻紀錄和他登記。而且,其實我喜歡他生氣,可能我潛意識故意惹他生氣(和其他人聊天、頂嘴),當他憤怒的時候,我會覺得很Man,然後心裡會充滿恐懼害怕。這感覺是我一直以來熟悉的感覺,就像從前每次被爸爸打那樣。

這是我自己慢慢體悟到的。然後,我也觀察到他和他家人相處的情況。他媽媽和他妹妹都很愛他,我的出現對她們來說,是外來的瓜分者,佔據了他的時間,因此對我有敵意。他也一直想做個好哥哥好兒子和榜樣,也一直將這樣的形象維持的很好。

另一點,就是我沒有自信吧。我很害怕別人生氣,太害怕的時候會躲起來。

我是一個很沒安全感的人,加上每次吵架他很兇狠,我就開始害怕,為了讓自己不要那麽痛,我會去找人聊天,有點備胎的感覺,一方面讓自己不要那麼在意他,一方面也有點要氣氣他,你覺得我不好我其實很多人要的。追根究底,也是沒自信的心態。雖然我並不真的想要背叛他,但這確實造成整段感情很大的傷害。從一開始他主動的把帳號密碼給我,到後來神經質的不給看手機(也許有一部分是因為認識新妹),也改了戶頭的密碼。

也許是我開始的,信任這個東西,一點點的被我們破壞掉。

我確實是破壞感情。但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呢?我想要得到什麼回應呢?可能是,希望引起他的注意,希望他看見我的痛,「你不要我,我要去外面認識別人!」,我想聽到的是「不要去,我最愛你了!」然後很man把我一把抱住。可能,這是受漫畫或是偶像劇的情節影響。

這裡有篇不錯的文章探討被外遇後怎麼走出來:

https://m.facebook.com/beasincere/posts/811165269049245

(用手機打好多字 下次再寫 待續⋯⋯)

 

 

 

離婚的事兒

大概在我發表最後一篇網誌之後的一個月,就發現當時的先生Lin 和女生長期私下約會,然後就離婚了。

因為娘家觀念保守,認為事業有成(?)的男人都會外遇,叫我忍一忍,並且責怪我怎麼把事情鬧大、和他媽媽說。要簽字的時候,媽媽甚至和我說,他願意上來台北和你簽已經很好了,不要影響到他的工作讓他一直請假。

當時,基本上是孤立無援的。寫下這篇,希望日後面臨類似困境的人可以得到一些幫助。

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