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需要的是平等不是愛心

從來沒有「雇主」來到「她的家鄉」作客——帶來的不是同情,而是同理心

一位空姐的真心話:她是安妮,我的好姐妹!

 

一個臺灣富裕家庭和印尼移工建立友誼的故事。

一般印象中的雇主是不友善甚至苛刻。所以當作者寫「媽媽說,從今天開始,我們已經不是雇主和移工的關係,是朋友,也是最親愛的家人。」很快便得到讚聲一片。

但是其實從同到尾,他們都不是朋友。朋友是平等的,有接受,也有拒絕的關係權力。但對安妮而言,這是一段受寵若驚的關係,她說「她以為比較高的人不會想跟比較低的人說話」。她們的友誼,作者有絕對主動的優勢,她能開啟也能結束,而做為移工安妮的只能被動反應。

和媽媽一起拜訪安妮的家,對作者而言是新奇的體驗,是一段有趣的旅程,安妮全家甚至整個村落的人都把他們當作貴客,得到明星式的歡迎。「聽說他們全家人連續打掃了一個星期,就為了要好好接待我們。」但對安妮而言,一個人離鄉背井來到語言不通的國家,小心翼翼得在雇主家工作,不小心打破花瓶便驚慌得不得了。她始終把雇主一家當作是高的、遵從的對象,因此,當他們願意友善地對她時,她便湧泉以報,把她即將結婚的新房讓出來給作者和作者媽媽睡。

作者說,「我們需要的是同理,而不是同情」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同理了安妮,因為安妮並沒有發聲,整個故事都是從作者的角度在敘述。又或者,為什麼作者需要同理安妮?因為她是移工、他是弱勢的一方?

而她真的有同理安妮嗎?「姊,如果你生在我的家庭,就會知道你不得不成熟。這個家在我出生時蓋好,過了20幾年後我要出嫁了,幫爸媽和兩個妹妹搭建安全的家是我的責任。」如果照作者說的,她們是無話不談好朋友,這些事情為什麼會等到幾年後,安妮的合約結束,她飛到印尼和安妮一家會面時,才知道呢?

有人在底下留言說「真善良」,到底還是反映這段關係的不平等。你和你的同學、同事建立友誼,會有人說「真善良」嗎?但是充滿資源優勢的雇主,對移工友好,便成了善良。

作者說「憐憫也是變相的歧視」。是的,每個人都是平等的,不需要憐憫也不需愛心。上對下的憐憫、往往是容易,對爸爸是醫生從小優渥的雇主而言,飛去印尼一趟、帶給安妮一些禮物並不困難,但是對安妮一家來說,在稀有的資源下,犧牲自己、努力準備最好的給雇主,卻是很不容易的。

整個故事是溫暖的。作者寫這篇文章,讓我們看見安妮的堅強韌性,也讓更多人能看見移工心聲。他們和我們,不論從事什麼工作、不管其中的權力結構、資源豐微,都應該能平等在地球上活著。

 

廣告

來說說話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